<dl id="zpdnr"><ins id="zpdnr"></ins></dl>
<dl id="zpdnr"></dl>

<span id="zpdnr"><em id="zpdnr"></em></span>

<dl id="zpdnr"></dl>

<ol id="zpdnr"><cite id="zpdnr"><listing id="zpdnr"></listing></cite></ol>

<ol id="zpdnr"><ruby id="zpdnr"></ruby></ol>

中國對鎵、鍺的出口管制 背后的用意 看明白的人不多

2023/7/7

       中國對鎵、鍺的出口管制,引發了業內與外媒的廣泛關注,根據公告,對鎵和鍺兩種金屬相關物項的出口管制將于8月1日起正式實施。

彭博社報道認為,這是中國與歐美國家針鋒相對的技術貿易戰升級。而金融時報報道,隨著中美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地緣政治針鋒相對加劇,中國試圖限制用于芯片制造和通信設備的兩種金屬的出口,以此回擊美國主導的半導體限制。

中國對鎵、鍺的出口管制,是一次漂亮的重磅反擊,背后的信號,看明白的人不多。

來而不往非禮也,鎵、鍺的出口管制是合理的對等反制

這段時間以來,美國聯合日韓以及荷蘭,對中國的半導體打擊幾乎處于癲狂狀態,前段時間,日本限制了23種芯片設備出口,荷蘭日前也正式宣布針對先進半導體設備出口的新規,從生產設備、設計軟件到相關原料,為了扼殺中國半導體產業向高端發展,幾乎不留余地。

而鎵、鍺是半導體的基本材料,根據英國關鍵礦產情報中心的數據,中國約占世界鎵產量的94%,中國鍺產量占72%。

鎵和鍺是具有重要戰略價值的稀有金屬。它們在高科技產業、電子工業等領域有著廣泛的應用。

全球已探明8600噸鍺儲量中,美國達到3870噸,中國探明儲量為3500噸。兩國占據世界鍺總儲量的8成以上。全球一年的原生鍺的產量為131噸,中國供給量占比超過六成。

鍺廣泛應用于光纖電纜、太陽能電池板和LED,以及軍方的熱成像攝像機。

美國鍺資源儲量世界第一,但美國早已經把鍺作為戰略儲備,保護起來基本不開發,鍺的消費主要依靠進口來滿足發展所需,是全球鍺消費和進口大國。

同時,鎵、鍺是半導體的基本材料,世界上主要的鎵加工國家包括,烏克蘭,俄羅斯,德國,日本,韓國,哈薩克斯坦和中國。其中,德國和哈薩克斯坦已經退出了這個行業。

鎵用于化合物半導體,可提供更快的運行速度、更低的功耗或更高的耐熱性,氮化鎵已廣泛應用于為5G網絡基站供電的芯片中,也被軍方應用于雷達系統中,越來越多地應用于電動汽車充電器中,砷化鎵用于無線通信和激光器的一些組件。

美日荷卡中國半導體脖子,本意是要限制我國半導體的發展,把我們永遠限制在半導體低端產業環節,如果這個時候,我們還依然大規模出口鎵、鍺,本質就是幫助國外半導體的發展,很顯然,出口管制,相對而言,也是保護了國內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利益與優勢。這是合理的對等反制。

管制出口,能更好的讓制裁國看清全球供應鏈的本質

這兩個材料目前來看都不算貴,原因是第一生產大國都在中國,在過去,雖然開采成本較高,但中國一直保持了它們的廉價,但是如果中國出口限制,那么在中國以外單獨建鎵的生產線會非常昂貴,畢竟,鎵是從生產氧化鋁的下腳料里提煉出來的。

而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氧化鋁產能,也擁有目前最好的鎵提取技術,氧化鋁最大的產能是用于生產電解鋁,為了消耗氧化鋁而去建設電解鋁產線的話,要有充足而廉價的電力供應。這一條就限制了很多國家。

本質上,鎵的管制出口一般不會阻止完全獲得,但會提升獲得的成本,為了保障鎵的供應而單獨修建大規模氧化鋁生產線是不現實的,氧化鋁的供需全球處于過剩階段,生產出來也賣不掉。

因此,要獲得鎵這種材料,要有供應充足且廉價的能源、完整的技術和充足的技術工人,背后需要統一的產業鏈與大市場的支撐,但是對于當前的日荷來講,都是無解的。

中國過去在面對制裁的時候,一直是強調全球供應鏈是一個整體,大家都緊密相連,但是沒人聽,既然沒人聽,你不把全球供應鏈看成一個整體,我就讓你看清楚何為全球供應鏈的本質。

延緩國外半導體進程,抬高成本,日本很痛,利好國內半導體發展

那么對這兩個材料實行出口管制之后,中國還是會對外賣,但是賣給誰,權限在中國手里。這玩意投資巨大,投資到一半放開管制,你投資很可能就打水漂,而且管制代表了,不能賣材料和半成品,但是可以賣成品,該賺的錢還是可以賺。

在這種情況下,這些礦物將成為市場上的稀缺品,物以稀為貴,價格就會極大提升。

從鎵的需求消耗來看,中國之外,日本消耗第一,美國第二。前面說了,美國自己有礦,但不開采,因此,日本可能會很痛。日本要自己搞鎵產業,成本會非常貴,第一個大關就是電費。日本得先把火電,新能源再生電力技術堆到和中國一個水平。這幾乎不可能。

簡單來說,短時間內這些礦物價格升高對中國也有直接好處,但這不是我們的核心目的,目的在于拖慢對方半導體的進度,抬高他們的成本。

大國要提高開采技術,要建產業鏈,也不是不行,但需要時間,很高的開采成本,等他們追上來之后,沒個十年八年,是很難做到的。但缺人力、電力的日本的難度就大一些。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美國需要自己生產原料給日韓和歐洲,就看美國有多大的魄力幫盟友了。

總的來說,它們如果也下決心自己干,那么就會拖慢半導體研發的進度,對方進度慢了,成本提升了,也為國內半導體爭取了縮短差距的時間、空間以及資源,我們不缺資源,但缺技術,制裁國不缺技術,但缺資源,你制裁你的,我制裁我的,大家在不同的地方相互限制。

總體來說,在國內半導體已經嚴重受限的情況下,我們限制資源,以時間換空間,利好國內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到時候就算你有產業鏈了,你們發展進度也慢了,我們也贏得了時間,中國的半導體可能也已經殺出來了。

作為具備戰略價值的稀有金屬,關鍵節點要平衡國內需求和外部供給

即便先不談反制,即便從正常的國家戰略與市場需求出發,也是有必要的。

如前所述,這些原料應用范圍包括半導體,醫療器械,雷達,通訊設備,激光發射器,紅外傳感器,光纖,電池等。軍用民用的領域都很廣泛。

關鍵是這些資源都是不可再生資源,而現代工業都是建立在消耗這種不可再生資源的基礎之上的。它們被開采和使用以后,被分散了,我們沒有辦法把它收集起來再重新提煉,成本太高了。

而出口管制也是國際貿易中常見的用來保護自己國家利益的做法。在制裁國首先動手的前提下,我們通過實施出口管制,控制這些稀有金屬的流出,可以更好地平衡國內需求和外部供給,確保國內市場的穩定,推動自身的科技發展和經濟增長。

某種程度上,也是限制了對方的進度與供應鏈重建的難度。

中國手里有牌,有底氣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事實上,鎵、鍺的出口管制,其實只是先手,先試試效果,但是中國只是釋放一個意圖,中國有能力發動資源戰。

有業內人士指出,真正有卡脖子的資源是In,這東西儲量大頭都在國內,美國幾乎沒有,又是現在美國大力發展的硅光的重要材料。

簡單來說,中國手里還有大牌,用資源制裁你,絕對是可行的,你如果要把事情做絕,那么你不仁,我自然不義。

中國也不是禁止而是要審查批準才能出口,中國也可以只賣部分國家,審查這兩個字突出的就是靈活,至于多靈活就得看對方了。

你們限制設備,中國就限制原料。如果老美半導體速度變慢,那等于中國也加速了。

對付美國要用美國的做法,畢竟美國人也只吃這套。大家注意這個時間點,耶倫要來了,美國的商務部也在尋找機會接觸。這種要談之前先打壓你,再用取消打壓的由頭讓你放棄實在的利益,就是美國常年的談判技巧。

虛空造牌不需要什么成本,卻可以試一試效果,看看對方的反應,美國既然一直喊著要脫鉤去風險,這次是中國主動幫它們去風險。

況且,中國計劃到2025年實現國產芯片占比70%,最低不低于50%這個目標,如果要完成這個目標,那么就會需要大量的鍺、鎵等稀有金屬,管控重要稀有金屬出口也屬必然。

半導體貿易戰升級到這個階段了,后面估計還有更多好戲,事實上,稀土出口管制這種反制手段,實施時間越早越好,在美西方找到替代方案之前實施,對方會很難受,目前中國的第一手反制,是想告訴制裁國,中國手里有牌,后手很多,別逼太狠。

以如今的制造業現狀與資源現狀來看,時間在我們這一邊。

擬在建項目

中企海外項目

招標中標

BHI分析

京ICP備14013074號-1
地址: 北京市豐臺區南四環西路186號漢威國際廣場二區9號樓5M層西區     郵編:100070     電話:010-68570776/74      郵箱:service@bhi.com.cn

關注BHI

訪問手機版

新版會員中心正在建設中,敬請期待!

返回原版會員中心>>>

意見反饋

亚洲精品少妇
<dl id="zpdnr"><ins id="zpdnr"></ins></dl>
<dl id="zpdnr"></dl>

<span id="zpdnr"><em id="zpdnr"></em></span>

<dl id="zpdnr"></dl>

<ol id="zpdnr"><cite id="zpdnr"><listing id="zpdnr"></listing></cite></ol>

<ol id="zpdnr"><ruby id="zpdnr"></ruby></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