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pdnr"><ins id="zpdnr"></ins></dl>
<dl id="zpdnr"></dl>

<span id="zpdnr"><em id="zpdnr"></em></span>

<dl id="zpdnr"></dl>

<ol id="zpdnr"><cite id="zpdnr"><listing id="zpdnr"></listing></cite></ol>

<ol id="zpdnr"><ruby id="zpdnr"></ruby></ol>

數字化驅動建筑業高質量發展

2023/7/7

       隨著科技飛速發展,數字化已經成為各行各業的發展趨勢。建筑業從增量時代逐漸轉向存量時代,也由粗放式逐漸轉向精細化管控。數字化轉型不僅有助于提高建筑企業的競爭力,還能更好地滿足人們的需求?!吨袊ㄔO報》在中國數字建筑峰會2023大會期間采訪了相關專家、學者,了解他們關于建筑業數字化人才培養、設計企業數字化轉型、BIM技術研發等方面的思考?,F刊發相關專家、學者的觀點,敬請關注。
  中國建筑集團原總經濟師、中國平安建投原董事長兼CEO魯貴卿:
  數字化轉型關鍵在人
  當前,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建筑業進入轉型升級發展的關鍵時期,在技術變革、產業升級多重因素疊加之下,建筑企業人力資源管理的要求和標準不斷變化,建筑產業工人隊伍老齡化嚴重、高技能人才青黃不接等問題也使得建筑企業人力資源管理面臨較為嚴峻的挑戰。
  在建筑產業工人隊伍建設上,應當在以下幾個方面切實行動起來:
  一是要加大對“工匠精神”和“工匠人”的宣傳力度,使全社會形成“品質化”“精細化”“優質優價”的生產觀念。尤其在典型企業、典型人物的褒獎宣揚方面,要拓寬宣傳渠道,加大宣傳力度,樹立崇尚“工匠精神”、尊重“工匠人”的社會風尚。
  二是要加快建立“工匠人”的職業成長通道和薪酬激勵機制。加大政策引導力度,制訂提品質、創品牌的具體措施,建立科學合理的“工匠人”的職業發展通道,完善技術評價考核體系,對于技術能力的評價突出實用性、實效性,提高高技能人才的薪酬福利水平,改善農民工的生存、生活環境,從機制上保證“工匠人”有一個良好的職業發展環境和生存生活環境,不斷提高“工匠人”的生活質量。
  三是要加強技術工人培訓,著力提升操作工人的技術技能素質水平。要發揮政府、企業、個人和社會四個方面的積極性,建立起立體交叉、注重實效的操作技能人才培訓、使用、提高的制度體系架構。建立覆蓋更全、標準更高、機制更優的技術工人培訓體系。例如在社會、學校(含培訓機構)、企業三個層面建立連接更加緊密的培訓體系,以改變現在普遍存在的農民工“不培訓就上崗”或教學與實踐脫鉤的情況。
  四是要加快暢通農民工市民化發展的通道。要加快改革城鄉二元結構體系,拆除農民工在戶口、就業、住房、就醫、社保、子女入學、升學、高考等方面的藩籬??蓛炏瓤紤]在城市已生活工作一定年限(比如說十年)、技能素質達到一定級別(比如說高級技工)的高技能人才,使他們盡快市民化,享受市民的正常待遇,使他們能夠長期在城市安居樂業、幸福生活。
  建筑企業的人力資源管理要堅持以人為本,尊重人性,管理需求。要尊重每一個個體成長、成就人生的需求預期,提升相關人員從事建筑業獲得的成就感。一方面要滿足員工追求美好生活的需求,激勵員工行有方向、干有目標,自由流動;另一方面要把握人性規律,因勢利導,使員工在企業能夠各安其職,各盡所能,各得其所,各得其利。
  建筑業作為傳統產業,必須把握數字技術和數字經濟的發展規律和趨勢,加快數字技術與企業管理的深度融合,切實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建筑企業的數字化轉型要堅持需求導向,用字當先;要堅持人機結合——人+機,機+人;要在實際應用場景數字化上下功夫;要清晰產業鏈各市場主體之間的數字化需求,實現共生共享;要大力推動產業生態圈數字化,構建產業生態命運共同體,實現產業生態圈數據共用、發展共贏。
  企業數字化成功與否關鍵在人。企業管理數字化建設需要“三只手”,即:思路清晰,態度堅定的“一把手”(企業主要負責人);充滿激情,執行有力的“發燒友”(分管副職領導);業務精通,任勞任怨的“操盤手”(業務部門負責人)。企業級數字化集成應用頂層設計需要“四個師”,即:設計規劃師、管理結構師、IT架構師和平臺建造師。企業管理數字化操作實施需要“四人組”,即:信息化操作員、財務業務操作員、商務業務操作員、物資業務操作員。
  人才培養是建筑企業的戰略課題,企業應積極探索符合實際發展需要的人才招聘、培養、使用、管理的新路子。
  廣聯達副總裁王劍:
  推動施工企業成本精細化管理
  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高質量發展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首要任務,各行各業都在深入思考如何實現高質量發展,建筑業也不例外,而其中非常重要的參與方就是施工企業。
  過去,施工企業在快速規?;瘮U張的情況下出現了管理粗放的問題,導致企業利潤下降。為此,施工企業需要加強成本管理意識,從開源節流兩個維度強化盈利能力,此時成本精細化管理成為必然選擇。
  要做好施工企業成本精細化管理,首先要提升成本管理意識,要考慮如何通過成本管理有效實現經營利潤的提升。在此基礎上,施工企業要建立完整完備的管理體系和管理制度,而管理制度落地則需要數字化支撐。從管理意識到制度體系再加上數字化賦能和支撐,就能夠助力施工企業實現高質量發展。
  廣聯達提出的數字化系統中有數字化的管理系統和數字化的作業系統。管理系統以企業管理行為、管理規則、管理流程等為準;作業系統則需要實現在線化,能夠實時調動數據。只有管理系統和作業系統相輔相成,才能夠實現施工企業的管理訴求真正落地。
  對于施工企業而言,成本的精細化管理有三個非常重要的工作場景,第一個是合理中標;第二個是定準目標;第三個是管好過程。為此,廣聯達提供了數字新成本整體解決方案,針對施工企業的工作場景,幫助降低成本。
  數字新成本整體解決方案是圍繞施工企業投標、中標再到竣工結算階段的一體化方案,利用這一方案,施工企業在投標環節就能清楚地了解利潤,同時,在中標后項目實施過程中,數字化作業系統能夠幫助施工企業在項目建設全過程中圍繞收入線、支出線以及利潤線,落實在投標環節定的目標,最終實現項目利潤最大化。
  總而言之,施工企業數字化轉型之路任重而道遠,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個系統性工程。施工企業需要做總體規劃,不能妄想“一口氣吃個大胖子”,在總體規劃的基礎上小步快跑,從點到線到面到體。如果在點上實現突破,就可以樹立起成功案例,帶動其他施工企業的積極性。如此一來,由一個點、兩個點最終形成了線,再形成了面,最終形成了體,施工企業的數字化轉型也逐步開始落地。
  河北省建筑業協會會長梁軍:
  用數字化賦能建筑業轉型升級
  建筑業的數字化轉型推進一直較為緩慢,這是由建筑業的特征決定的,涉及人和物兩方面。在人的方面,建筑業數字化轉型涉及管理流程的再造和權限的調整,使得部分企業內部的有關方難以形成共識;同時建筑業的數字化人才較為短缺。在物的方面,建筑是定制產品,每個建筑的外形、結構形式等都有所不同,加之建筑業的流動性和施工過程復雜性,使得建筑業數字化轉型較為困難。
  建筑業的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方向是綠色化、數字化和工業化。綠色化是目標,數字化是手段、工具,可以使建筑業各個階段的管理和操作更加精準高效,工業化是基礎,要用工業化的組織方式、生產方式來建造房子,通過組織方式流程化、部品部件生產工業化、現場施工裝配化,最終實現精細化。
  建筑業數字化的實現,首先需要企業做好規劃設計,摸清數據流向,基于大數據等技術實現底層數據的自動采集,保證數據的準確性、全面性和及時性,然后建立起企業數據互聯互通、共享共用的機制,使決策更加科學。
  建筑業的數字化轉型發展未來可期。第一,行業應普遍提高數字化認識,包括數據的采集、清理、梳理、分析以及價值開發的認識水平。第二,相關企業應搭建綜合服務平臺,實現不同部門業務系統的互通互聯,使得數據不僅成為決策者的重要依據,也成為了發展數字經濟所需數據的重要來源。第三,建筑機器人應得到普遍應用,替代大部分人工操作,解決目前建筑業勞動力短缺的問題。第四,應將人工智能等技術應用于報告編制、建筑設計圖紙審查、數據分析、安全事故預警、材料詢價、監督檢查等。
  北京建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信息管理部部長、智能建造中心主任劉睦南:
  集團型企業轉型更需系統性數字化建設
  為什么北京建工集團會產生系統性開展數字化工作的想法?北京建工集團如何開展系統性數字化?
  2020年,北京建工集團要做一份集團“十四五”戰略發展數字化轉型規劃?;仡櫱笆?,各種企業級、項目級、工具類的產品,幫助集團實現了工作效率提高、標準化固化、經營效率提升的效果。而往后看十年,集團應該做什么?上升到企業戰略層面的問題,需要從戰略層面去解決,集團結合自身實際情況,通過走訪、經驗總結,對客戶需求、伙伴需求、對手發展、自身能力等各方面進行深入探索,找到差距并分析根因,從戰略層面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通過調查研究發現,大部分企業的信息化系統是無法統攬全局的,各個業務系統各自為政,產生了大量的信息孤島;系統建設僅考慮自身的管理,沒有考慮上游的業主以及下游的合作伙伴;信息化規劃內容不具體、要求不嚴格,導致無法落地。問題總結出來后,集團的差距在于缺少系統化的管理手段和系統化的建設方法,集團的統籌和統建的力度比較弱,因此在“十四五”期間,集團的規劃主要方向是數字化轉型要統一管理,制定統一目標和統一規劃。
  建立一個符合企業自身頂層設計的統籌規劃,是企業開展系統性數字化轉型的關鍵,北京建工集團以打造“融、通、智、信”的數字建工為“十四五”期間的戰略目標?!叭凇笔墙M織融合、管理融合、技術融合?!巴ā笔菢I務互通、數據互通、產業互通?!爸恰笔侵敲羧瞬?、智能建造、智慧運營?!靶拧笔切庞皿w系、信創產品、信息資產。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集團將數字化轉型拆分為三個方面,管理信息化、智能建造和數據資產管理。
  首先,管理信息化是圍繞融和通展開,包括“六大基礎平臺、統籌建設的六類業務應用”?!傲蠡A平臺”即AI計算平臺、物聯網平臺、業務中臺、技術中臺、數據中臺、云計算平臺;“六類業務應用”即戰略決策、資源管理、文化與合規、經營管理、業務執行與能力支撐。
  其次,在智能建造方面,“十四五”期間,北京建工集團圍繞智能建造推廣、智能建造培訓、智能建造技術研究三方面開展數字化轉型。
  最后,數據資產管理作為戰略核心的主要管理內容之一,有數據、管數據、用數據是集團數據管理的基本目標。北京建工集團數據管理是從數據治理、數據應用、數據資產三個方面構建的,數據資產體系和應用架構目前已經初步形成。
  企業數字化轉型是一項長期的戰略,我們要做的是堅定信念,堅定不移地走數字化轉型道路。成功之路必然充滿艱難險阻,“道阻且長,行則將至;行而不輟,未來可期”。
  中電系統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總工程師湯莉:
  推動自主可控的BIM技術深入發展需重視四點關鍵
  建筑業的BIM(建筑信息模型)技術發展經歷了緩慢的初期階段,逐漸向集成應用和BIM正向設計發展。初期階段,建筑企業主要關注BIM技術的建模和可視化功能,用于提高設計和施工效率。隨著數字化轉型的推進,BIM技術與其他技術融合,實現設計、施工、運維等環節的協同和優化。同時,BIM正向設計也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即在設計階段就考慮建筑物的運維和可持續性,從而實現建筑生命周期全過程的優化管理。
  自主可控的BIM技術應用是當前建筑業關注的熱門話題。自主可控意味著能夠掌握核心技術和標準,減少對外部技術供應商的依賴,保障信息安全和技術可持續發展。對于建筑業來說,自主可控的BIM技術應用是確保信息安全、提高技術創新能力和競爭力的重要途徑。在推進自主可控的BIM技術應用方面,建筑企業可以加強自身的研發和創新能力,培養專業人才,推動行業標準的制定和落實,同時加強與科研機構、高校等的合作,共同推動BIM技術的自主可控發展。
  近年來,中電系統建設工程有限公司致力于自主可控的BIM技術研發,不斷推動BIM技術在建筑活動中的應用。公司在BIM技術方面進行了全流程的探索和實踐,從項目規劃、設計、施工到運維管理,形成了一整套BIM技術應用解決方案;注重技術創新和人才培養,建立了一支專業的BIM團隊;與高校和科研機構開展合作,不斷提升BIM技術的水平和應用效果。未來將繼續加大對BIM技術的研發投入,推動BIM技術在工程建設中的廣泛應用,提升項目的效率和質量。
  為推動BIM應用走深走實,更好地賦能工程建設高質量發展,應從以下方面入手。
  首先,提升行業認知和培訓。建筑業強化行業從業人員對BIM技術的認知和理解。同時,加強相關培訓和教育,提供專業的BIM培訓課程,培養更多具備BIM技術應用能力的專業人才。
  其次,推動標準化和協同。建立統一的BIM技術標準和規范,促進各參與方之間的協同工作。建筑業可以借鑒國際標準,制定適合本地實際的BIM標準,并推動標準的落地和實施。同時,建立開放的數據共享平臺,促進各方之間的信息交流和協作。
  再其次,加強技術研發和創新。建筑企業應加大對BIM技術的研發投入,積極探索新的BIM技術應用場景和解決方案。鼓勵技術創新和合作,與科研機構、高校以及如廣聯達等科技企業進行合作,共同推動BIM技術的進步和應用。
  最后,加強行業合作和經驗分享。建筑業可以建立行業聯盟或協會,促進行業內企業之間的合作和經驗分享。通過組織行業論壇、研討會等活動,建立交流平臺,共同探討BIM技術應用的最佳實踐和經驗,推動行業整體的發展。
  通過全面推動BIM技術的應用,建筑業可以實現信息共享、協同工作和優化決策,提高項目建設的質量、效率和可持續性。
  廣聯達副總裁、數字建筑研究院院長劉剛:
  數字化轉型助力央國企提質增效節本降耗
  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加快建設數字中國,加快發展數字經濟。建筑業作為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柱產業,加快與數字技術的深度融合,加快促進建筑企業數字化轉型是大勢所趨和必然選擇。
  數字化轉型的價值對于建筑企業可以總結為“多、快、好、省”四個字?!岸唷笔瞧髽I通過數字手段,更好地進行資源配置,對多個項目實現有效管控?!翱臁笔峭ㄟ^數字技術,有效控制項目進度,節省工期?!昂谩笔峭ㄟ^數字預警,避免安全事故,保證工程質量?!笆 笔峭ㄟ^數字化平臺,為項目減少浪費、節省成本。
  在建筑企業數字化轉型中有五大核心任務,一是針對數字化轉型管理體系建設;二是全面配套生產經營業務升級;三是大力推進數字技術創新應用;四是充分激活數據要素;五是重點應用場景落地。
  建筑業央國企作為中國建筑業的排頭兵,首先要滿足國家對于它全面建設成世界一流企業、促進和支撐國民經濟發展的要求。從自身來說,也有從規?;l展轉向高質量發展的要求。數字化轉型不僅要有高質量的發展目標,更要落到能力上,尤其是國資委提出的“一增一穩四提升”“一利五率”考核目標,要求央國企提升風險控制能力、分析決策能力、業務能力、市場經營能力、項目盈利能力、履約能力以及財務資金管控能力。
  建筑業數字化轉型,建筑央國企先行先試、走在前面,并展現出四個重點方向。一是數字化轉型從以前管理經營類的業務逐步轉向核心業務;二是從以前碎片化的應用向整個一體化集成場景構建躍遷;三是從以流程驅動為主進入數據驅動新階段;四是從以前封閉的信息化的建設走向開放共贏的數字生態的構建。
  建筑業央國企在數字化轉型道路上,圍繞上述幾個方向進行了探索實踐,也遇到一些挑戰和困難。第一,企業在業務數字化轉型過程中構建了很多應用系統,但價值體現不明顯,業務和技術“兩層皮”;第二,構建了很多平臺,但缺少服務業務的PaaS(平臺即服務)平臺或數字底座,不能有效支撐業務發展;第三,雖然沉淀了大量數據,但缺乏數據治理,未形成數據資產。
  因此,要破局建筑業數字化轉型,必須認清建筑業業務本質、認清數字化本質,通過系統性數字化建設,以系統性手段解決數字化轉型問題。
  廣聯達作為數字建筑平臺服務商,沉淀了大量的產品和項目解決方案,圍繞著項目管理數字化,構建了從項目級到企業級再到集團級的綜合解決方案,助力建筑業央國企的數字化轉型大有可為。
  廣聯達對自身的定位是數字化“使能者”,長期聚焦建筑業數字化,為建筑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提供系統性數字化解決方案。未來廣聯達將積極服務于包括央國企在內的所有建筑企業,陪伴和支持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推動建筑業數字化轉型發展。
  中鐵第四勘察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CIO鄭洪:
  陸路交通勘察設計加速數智化轉型
  目前,數字化轉型已經成為各行各業的共識,工程建設行業數字化轉型需求尤為迫切,不少企業率先進行了探索。中鐵第四勘察設計院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鐵四院”)作為新中國成立后第一批組建的國家級設計院,先后承擔了新中國鐵路建設三分之一的設計任務,是我國鐵路勘察設計的領軍企業,已提前布局數字化轉型。
  鐵四院緊跟數字中國戰略,制定可落地的企業數智化轉型規劃。成立專職部門進行技術攻關和軟件研發,圍繞設計業務數字化和數字業務化這一核心,擬打破專業設計數據壁壘和界限,重構企業生產組織和價值體系,挖掘和發揮設計數據資產在工程建設全產業鏈條中的核心價值。鐵四院希望盡快實現集團全專業平臺統一、數據互通,設計效率和設計質量實現質的飛躍。
  為了實現設計方案更加科學合理和設計措施更精準,鐵四院將利用小樣本遷移學習、機器學習、圖像識別、卷積神經網絡、仿生進化等智能技術,同步開展基礎設施的智能設計,為工程設計智能化探索出一條科學可行的技術路徑。
  鐵路屬于我國重要的交通基礎設施,基礎設施的信息安全是鐵路運輸發展、安全和韌性提升的重要保證,對國民經濟發展具有重要支撐和保障作用。以前,鐵路工程設計采用的軟件部分是由國外軟件二次開發而來,近年來,有關部門和企業高度重視基礎設施工程信息安全以及軟件供應“卡脖子”風險,軟件自主可控是大勢所趨,為此,鐵四院大力推動鐵路行業勘察設計軟件智能化和自主化,同步支持國內自主支撐軟件生態發展,正搭載廣聯達建模引擎(GDMP)進行應用軟件研發。
  數字化轉型不能一蹴而就,需要各方共同努力。鐵四院等數字建筑平臺使用方對廣聯達等產品供應方提出了更高要求。希望廣聯達這樣的數字化企業在支撐軟件平臺上能夠持續投入,不斷提升在國內外的核心競爭力。同時,希望各方加大合作力度,在具體領域能夠互助,從而實現互惠雙贏。
  廣聯達助理總裁付衛國:
  數字基建一體化為行業創造更大價值
  中國雖然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但是還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傳統的人工和機械,需要高質量發展。
  基建行業要想實現高質量,就要提升建造管理方式,追求更低能耗和成本、更快工期、更高品質的產品。特別是隨著基建行業EPC(工程總承包)等模式大力推廣,對項目管理理念、手段等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通過“數字化”來實現上述目標。
  目前基建行業數字化轉型面臨一些困難。行業體制改革不斷推進,但仍沒跟上行業的發展速度。規劃設計不能充分考慮建造和運營的情況,設計成果也不能無損地傳遞到施工建造階段,形成了一些壁壘。同時,由于過去的知識和經驗沒有形成有效的積累,多是個人經驗,以至于各環節不能形成有效的協同和配合。
  數字化轉型必然要求建設模式由過去分散式的建設走向系統化的建設,系統化的數字化建設體現在通過數據、連接和算法,助力企業實現掌控力和拓展力的提升。系統性的數字化首先要數據必須準確、及時、全面,其次要數據與業務必須實現深度連接和融合,最終通過算法支撐項目的精益管理和企業的經營決策。因此,只有系統性的數字化才能支撐企業數字化轉型真正落地并發揮作用。
  基建一體化解決方案最大的特點是,能有效解決各個信息系統之間的業務、數據不通的問題。
  與基建設計、計價、施工等分項解決方案相比有突出優勢,能充分發揮數據的價值。一方面,設計企業能實現高水平的設計,做到方案施工圖一體化、設計造價一體化、多專業協同一體化,設計企業方案階段的數據成果能夠流轉到施工圖階段,實現數據的延伸、數據價值的提升。另一方面,施工企業能精細化施工,做到算量控量一體化、進度產值一體化、計劃資源一體化,各方面數據貫通后,能實現精細化施工,充分發揮出數據的價值。
  基建一體化對于相關企業來說價值巨大,需要大力推進。
  對于設計企業來說,方案施工圖一體化、設計造價一體化以及多專業協同一體化,可以提升設計企業20%的工作效率,進而能夠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對于施工企業來說,通過算量控量一體化、進度產值一體化、計劃資源一體化,能為項目增收5‰、降本1%。
  數字建筑平臺服務商能為基建行業高質量發展提供有效助力。廣聯達作為基建領域的參與者,首先,能提供系統性的數字化解決方案——基建一體化方案。其次,能為基建行業提供長期陪伴,廣聯達長期扎根基建行業,除了能夠提供數字產品之外,還提供產品使用培訓、引入到項目上實現使用行為固化,幫助企業樹立數字化轉型標桿,讓數字化為企業帶來管理模式的變化、效益的提升,聯合企業對“標桿項目”的數字化價值進行挖掘,形成良性互動,實現共同成長,為基建行業創造更大的價值。
  廣聯達助理總裁,數字供采BU總經理黃樹鵬:
  建筑企業供應鏈數字化建設當把握三大方面
  供應鏈作為建筑業中發展很快的一個領域,目前呈現三個方面的變化趨勢。第一,從需求側看,從原來單一的采購環節降本到現在向供應鏈全鏈條要效益,涉及立項、設計、采購、交付、安裝、運維等環節,如今越來越多的企業從供應鏈上要經濟效益、質量效益、安全效益和綠色效益。第二,從供給側看,供給側和需求側實現更深度的融合協同,形成廠(工廠)場(施工現場)聯動,如今很多建材供應企業進行產品創新,比如提供裝配式衛浴系統等,同時進行經營更新,把產品設計、推廣、服務和需求側的設計、建造、運維環節彼此相扣,融入產業鏈。第三,科學技術為供應鏈管理帶來變化,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快速尋找供應商,讓供應鏈有了新的發展空間,也讓企業在供應鏈里有了更多的價值可獲得性。
  那么,建筑企業如何實施供應鏈數字化轉型?數字化會給企業帶來巨大的效益,但是其本質是轉型的過程,也是變革的過程,應該從三方面入手。
  以客戶為中心。供應鏈數字化轉型的最小作業單元至少是兩方:供方和需方??紤]供應鏈數字化轉型時,涉及的每一個業務、每一個場景,都要包含供需兩方,要以客戶為中心。如果服務于需求側企業,就要以有需求的單位為中心,把供應商作為資源放進來;如果服務于供應商,那就要以供應商為中心,把內部的資源和有需求的單位作為資源放進來。
  追求實效。供應鏈數字化轉型是難而正確的過程,是長期的過程,這不代表要將數字化轉型做得曠世持久,而是要追求能看得見的、切切實實的效益。對于需求側企業來說,一定要關注企業的成本、質量、進度、安全等,在與企業經營息息相關的方面找到供應鏈數字化轉型的著力點,圍繞這個著力點按階段推進,逐步往前走。供給側企業也是一樣,進行數字化轉型,并不意味著做大營銷體系或者擴大數字化頂層設計涵蓋的范圍,而是必須追求實效,在這個過程中帶來供給側的增長。
  拿來主義。要充分尊重社會分工,如今,有很多企業都投入到供應鏈數字化轉型中,包括金融服務的企業、物流的企業、保證質量的企業、行業協會等,都在其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一個企業在實施供應鏈數字化轉型的時候,不一定都是自建、自營,而是可以充分選擇市場上最好的、最匹配的服務來幫助企業。不求所有,但求所用,應該充分把社會化分工帶來的紅利轉化成企業的供應鏈效益。
  安徽寰宇建筑設計院數字中心總經理梁緒:
  設計數字化探索與實踐邁出堅實步伐
  安徽寰宇建筑設計院是安徽省本土實力型股份制設計機構。其業務涵蓋建筑設計、規劃設計、人防設計、電力設計、鋼結構、幕墻工程、綠建咨詢、裝飾設計、景觀設計、產業化、BIM、日照分析等領域。一直以來,安徽寰宇非常注重數字化的發展與研究,投入大量資金,進行了二維協同設計管理系統的研發,目前是省內第一家真正使用二維協同設計云管理的設計企業。
  近年來,安徽寰宇建筑設計院穩健發展,特別是在設計項目中,積極通過數字化手段,規避設計超估算概算,降低項目設計分包開支,讓分包業務回歸到設計院內部;在工程管理項目中,高效準確輸出招標工程量清單;在整體經營方面,實現低投入的增值交付,不斷提高市場競爭力。
  從2020年開始,安徽寰宇建筑設計院確立了三大運營目標:一是設計要提效,二是避免超出概算指標,三是增值交付。
  安徽寰宇建筑設計院服務的項目各階段實施過程明晰,并積極應用廣聯達數字設計相關產品及協同平臺,從啟動階段到所有的運營成果顯現時間迅速。
  通過協同設計平臺可以實時進行問題溝通,降低了各專業間以及各專業的內部溝通時間成本約30%,專業間“不交圈”問題減少70%左右,避免版本錯誤導致的設計修改。在過程監控方面,避免超出概算情況的出現,設計成果能夠滿足施工圖審查要求,最終的設計模型經過驗證比傳統的算量更準確、效率更高,效率提升約三倍,輕量化設計模型得到項目甲方認可。
  同時,通過廣聯達數維協同設計和設計算量一體化,可以很好解決安徽寰宇建筑設計院的部分業務痛點。例如,在設計業務方面,圖紙質量得到明顯提升,內審工作量降低約40%,避免了超出概算情況的出現。在工程咨詢業務中,分包和造價業務回歸到設計院內部,預計每年利潤增值約300萬元。在數字化建設方面,企業培養了自己的數字化人才,沉淀了數字資產,形成了企業的應用標準,交付了算量模型,實現了增值交付。正向設計能力的儲備與品牌的影響力,使得安徽寰宇建筑設計院在市場競爭中更具優勢。下一步,安徽寰宇建筑設計院將與廣聯達繼續開展廣泛深入的合作,實現利潤共贏。
  廣州珠江外資建筑設計院有限公司董事長楊堅:
  為設計企業數字化轉型提供“珠江設計”樣本
  設計是工程建設的第一步,要推進建筑業整體的系統性數字化轉型,全方位一體化轉型尤為關鍵。
  目前,設計行業數字化轉型在不斷加快,但存在部分問題,如專業化能力欠缺,制約工程項目品質提升;一體化業務能力不足,無法實現項目全生命周期的最優價值;高附加值業務短缺,無法滿足業主全過程的業務需求。
  當前,設計企業要以數字化轉型為抓手,以一體化設計提升服務力。向精品工程、精細設計、精益服務與管理的“三精”方向轉型。
  近年來,廣州珠江外資建筑設計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珠江設計”)全面實行“全人員、全項目、全專業、全過程、全支撐、全鏈條”的“成建制BIM設計”,在一體化設計方面進行了大量探索。
  目前,制約設計行業向BIM設計過渡的因素有三個方面:BIM設計軟件的功能、設計人員BIM應用能力、管理方式。珠江設計在BIM設計轉型的過程中,著力解決這三個方面的問題。對于BIM設計軟件,通過圖面處理、模型檢查、智能建模、協同交互等工具的研發,提高了設計效率和協同效率。對于設計人員,進行了標準化的宣貫,通過培訓提高其對BIM技術的理解、BIM軟件的操作能力。對于項目管理方式,從項目、公司層面進行調整,對設計標準、工作流程、審查制度、分配制度等做了更新。
  對于成建制BIM設計的應用效果,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在企業運營方面,實行成建制BIM設計以來,企業的合同額、營業收入、利潤指標都有明顯增加。在項目的效益方面,從2022年起,珠江設計開展的新項目,除了各專業投入專業人員外,基本上只需要額外配備一位BIM專業負責人,額外的投入人員大幅減少,項目人員的投入可控。在社會效益方面,通過成建制BIM設計模式打造了多個BIM示范項目,設計成果得到業界認可,大幅提升了企業的影響力。
  作為BIM設計的延伸,珠江設計積極探索“數模聯動”“模實一致”方面的技術。在城市更新改造及規劃前期階段,致力于通過數字化提升設計等工作的效率。在廣州市環東片區改造項目中,開發了片區改造CIM(城市信息模型)管理系統,創新性地將戶籍信息、地理信息、動態征詢信息與BIM模型相關聯,以數模聯動的方式實現了數據可視化、快速查詢以及多維度的統計,使前期意愿征詢等工作更加有序地開展。珠江設計以具體項目作為試點,進行“模實一致”施工,研究相關技術路線和管理方法,打造了廣州施工領域BIM應用及數字建造的示范標桿,形成了整套的技術成果。
  近年來,珠江設計積極通過數字化BIM技術賦能工程建設的全過程。下一步,將建立完整的智能建造標準體系,助力智能建造試點;通過建立科學合理的評價體系,引導智能建造的發展方向;建立先進的適用標準體系,支持智能建造的產業發展。
  目前,我國有大量建筑設計企業,其中大多數為中小企業,迫切需要加快數字化轉型,實現企業高質量發展。因此,在思想層面,需要從上而下的推動,采用全項目、全人員、全專業模式,進行BIM設計轉型。在技術層面,進行大量科研投入,為BIM設計提高效率奠定基礎。在管理層面,從協同方式、項目人員管理架構、項目分配制度等方面,都需要進行全方位的改變。
  廣聯達助理總裁張寧:
  發揮數字設計價值助推行業發展
  近年來,隨著中國城市化進程的加速,作為傳統行業,建筑設計行業面臨著一些困境,要突破這些困境,需要從業務層面入手。
  一方面是本身設計價值的突破,過去很多設計院大量的業務主要集中在單純的設計層面,甚至聚焦于施工圖的設計層面,大大限制了設計院業務價值的發揮。除了能夠給建設方提供設計成果交付的價值之外,還需要提供更好的設計品質,包括設計的協調性、合規性、專業性以及經濟合理性等。另一方面,在設計的上下游鏈條上進行突破,需要往上游突破到科研、策劃,往下游突破到算量、計價乃至施工。
  業務層面的突破離不開設計院的能力突破,包括崗位級、項目級和企業級三方面。崗位級方面,需要讓設計師回歸到設計本身,在設計的創意方面形成突破。項目級方面,原來的項目在設計過程中形成了很多數據割裂,需要在項目的協同上形成突破。企業級方面,如何把設計院的核心資產從人力轉化成為數據,使之成為一個以數據資產為核心的新型設計院,也是需要思考的問題。
  截至目前,設計院數字化轉型已經經歷了3個階段。第一個階段,設計院用CAD(計算機輔助設計)的電子化工具代替了傳統的“趴圖板”過程,大幅提升了設計成果的生成效率。第二個階段,啟動三維設計,提高了設計院應對復雜異形建筑設計的交付能力,同時,通過基于三維模型的碰撞檢查,提升了設計質量。第三個階段,使用數字孿生技術,進一步發揮基于建筑數據的計算分析能力,實現數據驅動的一體化設計,幫助設計師打造集成的設計環境,真正地優化設計。
  那么,如何利用數字設計推動設計院數字化轉型?應重點考慮三方面內容。一是數據化,數據化是設計院數字化轉型的基礎,要把傳統的設計過程以及最終成果轉化成為結構化、可識別的數據。二是在線化,在線化背后是數據之間的連接,目前設計上下游之間的數據仍然處于割裂狀態,需要著力解決這一問題。三是智能化,基于所有連接起來的數據幫助設計師進行輔助決策,形成更優化的設計。
  要真正發揮數字設計的價值,不能簡單靠一款產品或者一家企業來實現,需要整個行業的努力。
  首先是平臺,包含設計平臺和協同平臺。廣聯達一直致力于為行業提供數字建筑的業務平臺,其中的設計平臺包含幾何圖形引擎以及為設計業務所打造的通用數字化能力,基于這一設計平臺,相關單位可以制定解決方案。協同平臺則是基于互聯網所打造的一個橫向跨各專業、縱向跨各階段的用以交流數據的平臺。
  其次是標準,標準是實現數據互通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正是因為有了標準,才能實現跨專業之間數據的協調,才能實現設計和分析計算之間的同步,才能實現跨階段從設計到造價到施工甚至到運維的數據同步。同時,標準也是連接BIM和CIM不可或缺的“橋梁”,支持未來的數字城市建設。
  最后是生態,在平臺和標準成形的基礎上,設計行業的相關單位可以合作共建生態。目前,已經有很多單位利用廣聯達的設計平臺打造涉及裝配式設計、鋼結構設計等方面的產品?;谶@樣的平臺、標準和生態,數字設計才能真正在行業中落地。
京ICP備14013074號-1
地址: 北京市豐臺區南四環西路186號漢威國際廣場二區9號樓5M層西區     郵編:100070     電話:010-68570776/74      郵箱:service@bhi.com.cn

關注BHI

訪問手機版

新版會員中心正在建設中,敬請期待!

返回原版會員中心>>>

意見反饋

亚洲精品少妇
<dl id="zpdnr"><ins id="zpdnr"></ins></dl>
<dl id="zpdnr"></dl>

<span id="zpdnr"><em id="zpdnr"></em></span>

<dl id="zpdnr"></dl>

<ol id="zpdnr"><cite id="zpdnr"><listing id="zpdnr"></listing></cite></ol>

<ol id="zpdnr"><ruby id="zpdnr"></ruby></ol>